ButterpiE.

.
sʜᴀʀʟɪᴇ/ʟᴀʀʀʏ


ᴛʜᴏsᴇ ᴀʀᴇ ʟᴏsᴛ
ᴡɪsʜ ᴛᴏ ʙᴇ ʟᴏsᴛ

@浅葱
in heart

目前写的所有都是Shawn Top

之后可能会有Char Top的长文

会在开头明确标注 防止踩雷

[Sharlie]塞巴旅馆 1

·是个关于美利坚公路旅行的甜味故事

·靠 我终于写出来了 军训使人难以复建

·因为最近很寂寞 有点希望得到评论

·新坑都开了 HD13还会远吗

·点梗来自 @衾 


-

“既然这个地图没任何用处,你们为什么还要把它摆出来卖?”


“你为什么不直接用手机导航?”报刊亭的老板不耐烦地对面前的男孩摆摆手,示意他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空和他理论为什么地图应该被放在货架上。


“……我没带手机出来。”


“那你怪不到别人头上,不是吗?”


“我要退货。”加拿大口音的男孩皱了皱眉,有些咬牙切齿但又不好发作。这是他在家绝对不会做的事情——为了一张几美元的地图和报刊亭老板争执整整半个小时。他会毫不在意地把它扔进垃圾桶,假装自己从没买过一样,从冰箱里拿一罐苏打水喝,或者出门去找点更有趣的事情做。如果是冬天,他可以去打冰球。老天,没什么事情比打冰球更让他开心了。


但那不是现在。


“售出概不退货,小子,我以为你识字。”


这回Shawn挽挽衬衫袖子提起了拳头。


“怎么了?”忽然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有人走了过来,从后面把右手搭在他肩上,安抚地拍了拍,“史蒂文,你又卖假货?”

“关你屁事,”老头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吃你的白饭去。”

“快把钱退给这小孩。”他松开了Shawn,走进里面去,“快点,不然今天我就住你这儿了。”


Shawn终于看清了这个人。是个很年轻的家伙,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不知道他凭什么叫自己小孩。他戴了一顶毛线帽,没有眼镜,绿色的格子衬衫松松垮垮挂在身上,一条卡其色的裤子和看不出颜色的运动鞋。

他的眉毛上好像有一条很深的疤印,把规整的毛发切断成三截。

此刻年轻男人正挎着老头的腰,笑嘻嘻伸手去摸他的零钱,一点也没有害怕或者拘谨的意思。

“行了!”老头暴喝一声,推开了他,男人一个踉跄,但是并不生气,伸出手,等着那几张美元落在自己手心,满足地笑了一声,把那几张钱塞进男孩口袋,摇摇晃晃向路边走去。


Charlie Puth以为这就够了,给那个看起来很需要那几块钱的孩子把钱弄回来,直到他发现两分钟后那个男孩还跟在他身后,有点窘迫地把手揣在兜里。

“嘿,”他终于下定决心转过头,“你还好吗?怎么不回家?”

男孩耸耸肩,“我回不去。”

“你家住在哪?”

“多伦多。”

“老天爷啊,”Charlie吸了一口气,“见鬼,那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我叫Shawn Mendes,”男孩回避了这个问题,“谢谢你帮我,我现在真的很需要这点钱。我迷路两天了,刚才又被几个套着面具的人抢劫,没有这几块我可能会饿死。”


“你这几天住在哪?”Charlie像是打定了主意要把他送回去。

“在,”Shawn脸色有点发红,“在那边草地上,昨天找不到地方住。”

“我叫Charlie Puth,小家伙,”男人有些同情地叹气。他比谁都理解,因为他也只是被暂时困在这,找不到住的地方也没什么钱。马路两边都是农场,只有这家报刊亭和周围两家卖墨西哥卷饼的餐车营业。而Charlie第一顿墨西哥卷饼就吃出了肠胃炎,之后一天半再也没吃过饭。“你饿不饿,我可以从那个老头那边借点钱出来,他肯定会借我,他以为我是个变态。”


“什么?”


“我第一天来的时候喝了酒,男朋友和我一起来的,我一路一直想和他分手,他妈的,来之前我就和他说了别和我一起来——总之那天他把我按在墙上亲,然后被这老头撞见……我干嘛和你说这个?”Charlie烦躁地挠了挠头,“当我没说过。”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男孩的手依然有一点戒备地揣着,但肩膀放松了很多,漫不经心用鞋尖踢着路边的石子,却又抿着嘴显得满脸忧虑。


“公路旅行啊,那辆小卡车就是我的。”


顺着Charlie的食指,Shawn看到一辆半新但是沾满了泥土的深灰色卡车,车门大开着,甚至钥匙都没拔下来。


“你呢?”男人有点不解地问道。

“休学了,第一年gap year,公路旅行,”Shawn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和你一样。”

“不错,你多大?”

“十八岁。”“我猜就是。”

“那你多大?”让男孩没想到的是,这个家伙居然真的比自己大了不少,两个人看起来差不多年纪,Charlie却比他年长七岁还多一点。


“我车上还有点压缩饼干,你先上来坐会儿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弄点水,要不然该生病了,”说着年轻男人摇摇晃晃兀自向车那边走去,好像有十分把握Shawn一定会跟过来。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你看上去脸色比我还差呢,Shawn想和他说。


“那你最后分开了吗?”

“什么?”Charlie被身后人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愣了一下。

“男朋友。”

“噢……当然啦,”他笑着说,“他带着基本所有东西自己走了,车坏在半路,我出也出不去,够倒霉的。”


天色开始晦暗下来,没有晚霞,只有黑沉沉的天幕压下来,连一片云都没有。干燥的气候让昼夜温差无限拉大,男孩裹紧了衣服,咳嗽了一声,于是Charlie把驾驶座后面的毯子拽下来,盖在他身上,尽管Shawn的衣服上固结着一股奇奇怪怪的野草和泥土的味道。

干巴巴的压缩饼干吃起来像是什么美餐,男孩吃得有点狼吞虎咽,又后知后觉地想起似乎该给Charlie留一点。看到他不知所措的反应,Charlie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吃吧,我不饿,本来就是一整块都给你的,对了,我还得去那边弄点水来,那边有个井。”


井水?Shawn在心里想着,他好像几乎从没喝过井水,现在居然凄惨到坐在陌生人的车子里吃着压缩饼干喝从不知道哪来的水,未免有点后悔自己贸然跑出来,赌气地连电话都不带。


Charlie去了很久。

Shawn先是把脸贴在车窗上四处打量,可是周围路灯少得可怜,可见范围内连个人影都没有。直到后来他实在有点坐不住了,打开车门向刚才男人消失的方向走去。


“Charlie?”他有些迟疑地开了口,“Charlie Puth!”

喊了两声,没有任何回应,这下他是真有点着急了,为了他自己都说不明白的原因。想到可能在这荒郊野岭发生的各种情况,他只觉得心悸,冷汗都快冒出来。

“Charlie!”

男孩的声音越来越大,在空旷的草地上如同一枚石子扔进水里,激起一阵回音。


终于,不远处好像有什么在回应他。


”……拜托,别喊这么大声。”


走近了,是Charlie一个人躺在地上,手肘支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但是好像没什么力气。

“你怎么了?”男孩不假思索跪在泥土里,用手扶住男人的肩,发现他整个身子都有点冰凉发颤,“还能走吗?”

“能,但是我得多坐一会儿,头有点晕。”


回答他的是Shawn自作主张把他背起来的决定。


“先回车上,不然要把你冻坏了,”男孩调整着动作,感觉到对方的脸贴在他衬衫里帽衫的帽子上,呼吸间吐出的热气很温柔的在他颈侧游走,“用手抱住我,别掉下去啦。”

“你力气好大。”Charlie因为胃肠炎长时间没有吃饭,还和那个不好用的水井缠斗了五分钟,虚弱得整个人重量都放在了男孩身上,而他走路依然无比稳健。

现在的孩子果然营养很好。


“因为你太轻了,”Charlie听见男孩带着笑音吞咽了一下,“你是不是没吃东西?”

“嘿,”男人被揭穿了似的,“那是因为一个该死的墨西哥卷,我吃了半个就开始吐,所以我最好什么也别吃。”


“我包里有药,一会儿你坐在这等我,我去打水好了,”Shawn把人放在驾驶座上,像他刚才那样,拿过毯子,把他一层一层裹好,手指无意识扫过他的鬓角,Charlie动了动身子,向车子另一侧看去。

“水我已经打回来了。在裤子口袋里,有个矿泉水瓶,可是你把我手缠住了我动不了。”


听起来好像还有点不满。


“抱歉。”男孩不假思索蹲下身从他腿边摸下去,果然揣着一个瓶子。


等到两个人终于收拾安顿好,天已经黑透了,一瓶水并没有多少,两个人惨兮兮轮流喝着,一人只喝一小口,然后把瓶盖拧紧,锁上车门关掉车灯。


Charlie把毯子打开,分出一半地方递给坐在副驾驶的男孩。


“盖好。”他说。“窗户摇紧。万一晚上有狼。”


男孩已经快要睡着,迷迷糊糊向毯子里缩了缩肩膀。


“那我保护你。”


-tbc

——

最近写东西越来越意识流 该看书了 抱歉拖了这么久 谢谢你们一直在看xx

放点图吧 靠 文档不同步我一写就都没了是真的不让我写是吗

我周围还有德黑吗

请立刻取关我并且离我远点噢🙃


喜欢对别人私生活说三道四指手画脚那也不要看我的文 我单方面鹅心你

今天教师节,最后一节课是副主任的,临走的时候给我们放了泰迪的故事,告诉我们,我可能没有这个老师做得那么优秀,但是希望同学们在结婚的时候告诉我,你们每个人的婚礼老师一定参加。

就想起来泰迪和老师说的,谢谢你让我知道我能有所作为。

十岁的时候我开始写小说,在同学手里传来传去,最后传到刚入职的语文老师手里。她当时刚刚毕业,看起来还像个学生,把我叫到办公室,一段一段问我故事的情节,还和我说,要写下去,老师喜欢看。

她问我听没听过诺贝尔文学奖。

我参加过很多比赛,写过很多纪实类中篇小说,一路上遭遇过无数人的否定,集训的时候有培训老师告诉我,你的故事最致命的就是你的写作风格。你想讲小众的东西,大众就不能认可你。

我拿过奖,也拿过作文考试40分。

他们要我在高考试卷上循规蹈矩,我不想做也没能做到。


只有她一个人每次都逐字逐句读我的稿子,甚至为我的故事流过眼泪。

能写到今天,都像是为了那个晚上,她告诉我喜欢就要坚持下去。

她说,总有一天所有人都会认识你,你的名字要印在封面上,你的故事被别人复述出来,他们认识你创造的每一个角色。每一个。

我很可能配不上这样的褒奖。但我仍然感谢她,让我在没人和我一起走的路上看见光。

教师节快乐。希望每一个喜欢文字的人都在十岁相信有一份属于自己的诺奖。

 @浅葱 嗑药蹦迪组在阴沟里再次崛起了

有人和我联文吗????

康康我?

Idk but he just friend zoned her again and char broke up with Charlotte does this sound like...


#im just freakin kidding don’t-

秃是有点 金也很金

但是还是这么🉑️甚至有点辣